环宇娱乐appgm777.top是一家集环宇娱乐app,环宇娱乐app,环宇娱乐app于一体的综合性娱乐公司,为玩家提供全方位的游戏体验,诚邀您的体验。

汕頭大學澳大利亞研究中心

Australian Studies Centre Shantou University China

Latest Posts

The First Australian Newspaper and the Early Struggle for Freedom of the Press in New South Wealth

澳大利亞報紙的緣起及早期的新聞自由

在西方報業的發展中,澳大利亞享有獨特的地位。這不僅在于它孕育出當今首屈一指的西方傳媒大亨默多克,也不僅因為它在世界十大日報中占據兩個重要席位,還在于其印刷媒體的壟斷程度在資本主義世界中目前是“最高、最令人矚目的”。

西方的報紙多為私人企業的產物,然而澳大利亞最早的報紙卻是政府行為的結果。1803年問世的《悉尼公報》( Sydney Gazette)從編輯、印刷到出版均由一名囚犯承擔。這是澳大利亞報刊史的另一奇特之處。

在對西方報業的研究方面,國內學者們的注意力大都集中在歐美。澳大利亞報業尚未進入視野。20世紀80年代以后,隨著默多克在世界傳媒中急劇上升的地位,人們對澳大利亞開始刮目相看。然而,盡管各種版本的默多克傳記頻頻問世,但有關澳大利亞報刊史的研究仍然是風毛麟角。這種弱勢不僅出現在中國,也存在于澳大利亞本身。昆士蘭新聞學教授何寧漢( John Henningham)指出:200多年的澳大利亞報刊研究尚未產生力作。

宏觀的情況雖然不景氣,但在澳洲早期報紙的研究方面卻已有一些建樹,其中包括:邦威克( James Bonwick):《早期澳洲報刊史);??松?J. A. Ferguson):《侯氏父子和他們的報紙》;沃克(F. B. Walker):《新南威爾士的報刊1803-1920);奧施如姆(Nic Van Outshoorn):《澳大利亞報刊簡史》;布萊爾( Sandra Blair):《悉尼公報及其同代出版物:1803-1842》。相關的重要雜志文章包括:周思( Pyllis Mander Joes)撰寫的《澳大利亞的第一張報紙》以及拉克( Clem Lack)撰寫的《著名澳洲編輯和記者:澳大利亞報刊史的重大篇章》等。

早期爭取新聞自由的歷程是澳大利亞報刊史的精華。在該領域的重要研究研究除上述著作外還包括:米勒( Morris Miller)的《報人和總督:早期塔斯曼尼亞的編輯和作家們》;皮特( George Pitt)的《南澳報紙1936-1859》;明內(J. M. Meaney)的《總督布里斯班和新南威爾士的報刊自由1824-1835);安德森和吉爾( Margaret Andrew Gill)的《1838年天鵝河衛報或西澳自由報》,維斯(A. G. Davies)的《昆士蘭的先鋒雜志及其記者》。以上著作多以各州獨立的報業為研究焦點,只有邦威克做了宏觀綜述。遺憾的是,邦威克的研究只是一種平行描繪,缺乏比較分析和理論概括。

在澳洲報紙商業化的有限著述中,沃克(A.B.Walker)的《昨天的新聞:1920-1945年新南威爾士報刊》是該領域的代表作,盡它具有時間的司限性。此外,享利 梅耶( Henry Mayer)的《澳大利亞報刊史》,以及一些論文如高頓(W.M.Cordon)的《面對澳洲報刊發展史》、何寧漢的《報業》等都有較高的學術價值。在對澳大利亞獨立報業或媒介寡頭的敘述分析方面,有索特(Gavin Souter)對費爾費斯( Fairfax)、蒙斯特對默多克、塞耶斯(C.E.Sayers)對塞米(David Syme)的研究。一些歷史悠久的報紙的自身報史也包含有不少精彩內容。

本文對澳大利亞自1803年到18?年的報業情況進行簡要回顧,重點集中在先鋒報紙和報業爭取新聞自由方面。本文運用大量歷史第一手資料(包括報紙本身提供的信息),將一些爭論縱深推進。作者以前人的研究為基礎,但又有一些新發現。比如,在探討澳洲第一張報紙《悉尼公報》的命運時,前人的研究焦點多在印刷匠喬治·侯身上,本文在探討喬治命運的同時,也強調了總督的歷史作用。在描述澳洲為新聞自由而斗爭的一節中,著重展示了同時期英國新聞事業對南大陸殖民地的直接影響,這正是傳統研究所忽視的。

《悉尼公報》—— 澳大利亞的第一張報紙(1803-1826)

WechatIMG294

18世紀中葉,英國決定將國內的囚犯流放到南半球的新大陸——今澳大利亞。這片廣袤的土地包括南威爾士、維多利亞、昆士蘭、西澳、南澳和塔斯曼尼亞6個州。

1788年,英國輸送因犯的“第一艦隊”在新南威爾士植物灣登陸。在11艘船組成的艦隊中裝有一臺印刷機,但該印刷機直到1795年才被政府啟用。耽擱的原因可能是早期殖民主義者忙于在陌生荒涼的土地上求生而無暇他顧。此外的一種可能是,首任總督菲力普(Authur Phillip,1738-1814)無從找到一名印刷匠。

1795年,第二任總督亨特(John Hunter, 1737-1821)走馬上任。此時,殖民地已趨于穩定??偠經Q定建立一個印刷所以便發行政府文件和各項規章制度。他任命了一名有幾分印刷技藝的囚犯喬治·休斯 (George Hughes)充當政府印刷匠,休斯的主要工作是印制政府通令。

休斯在歷史上只留下很少記錄,他在1800年后的命運無從考證。1801年左右,休斯的職務被一個新來的囚犯喬治·侯( George Howe)接替。侯的出現使休斯相形見絀。

喬治·侯生于西印度群島。他的父親托馬斯·侯曾擔任當地政府的印刷匠。年幼的喬治·候在其父指導下學藝,博覽歐洲古典文學。他曾服務于《泰晤士報》和其他倫敦報紙,取得了不少經驗。最初他所做的幾乎和他的前任一樣 —— 為政府印制各項通令。

1803年,喬治·侯投身于《悉尼公報》的印制工作,由此揭開了澳大利亞報刊史的篇章。人們將他看做是“澳洲報業之父”。許多學者對喬治的歷史功績給予了高度評價,但有時難免有溢美之詞。比如史學家周思評價道:

在1803年的新南威爾士的小社區……只有一個人(喬治·侯)敢于出版報紙。

上述論斷很容易給人一個印象,即喬治·侯創辦了澳洲的第一張報紙。但實際情況是,侯當時只是一名囚犯,處于被動地位,他不過是執行了官方的命令。

WechatIMG297
布里斯班總督對殖民地的新聞自由起了很大作用
?

事實上,在創辦澳大利亞殖民地第一張報紙時,殖民地總督們起了關鍵作用。比如,首任總督菲利普將一套印刷設備帶到了新殖民地;第二任總督亨特最初的政務之一就是利用出版設備來印發“有關殖民統治的全部命令”。早在1789年,后來成為第三任總督的菲利浦·金( Philip Gidley King)在一份官方書信中寫道:

……我用六幾尼可購得一套小型印刷設備,這將有利于及時傳播必要的法令,倘若那種恩賜能惠及諾??藣u,我將感恩不已。

1803年,金成為新南威爾士總督后,立即創建了一份常規報紙,他認為這樣做的理由是:

全體移民和居民那盼望能從傳給他們的有用信息中受益,一份周刊可以大大推進這一構想,為此我批準一名能干的政府印刷業管理人士每周搜集素材(這些素材要受到官員的審查),以周報和印刷品的形式出版……

在1803年創刊的《悉尼公報》報頭上有這樣一條聲明,它清楚地顯示了報紙的官方性質:

特此命令:那些由殖民地大臣或政府的任何其他宮員簽署的所有廣告、命令都是被官方指定的,完全可以獲準刊登在《悉尼公報與新威爾士廣告報》上……

這個嚴肅的聲明保證了總督嚴格的新聞檢查制度。在《悉尼公報》存活的23年歲月中,幾乎每一期報紙上都刊有這個聲明。喬治·侯后來回憶起遭受新聞檢查的磨難時說,總督有時會“拿起鋼筆,莫名其妙地亂畫一氣,有時一個欄目、半個欄目甚至一整篇文章會遭到刪除”。于是他“這個倒霉的印刷匠不得不從頭再來?!焙钤诘谝黄谏缯撝行Q這份報紙是一個“可靠的消息提供者”,它“不會給任何政治討論或個人譴責留一點兒空間?!彼麖娬{、“傳播消息是我們的惟一目的。喬治·侯的觀點反映了他的思想 —— 報紙應該為所有的殖民服務,包括政府官員和平民百姓。

為了解早期報紙的作用,很有必要瀏覽一下《悉尼公報》的內容。該報分為四類:政令、廣告與布告、本地新聞和海外新聞。

1.政令

政府命令是指殖民地官員公布的命令、政策、法規、告示和任職書,它們通常出現在首頁上,以顯示其重要性。以下是一些實例:

殖民地全體人員務必于4月20日(星期三)上午10點到帕拉瑪塔政府大廈參加羅馬天主教入教儀式。此前,悉尼居民應把他們的姓名、住址等等向執克遜數士、帕拉瑪塔的總督秘書以及霍克斯伯瑞的托馬斯進行登記。

——W. N. 查曼閣下于1803年4月12日在政府大廈簽令

一份任命書如下:

閣下任命輪船建筑隊長托馬斯·穆爾先為木材勘測員,在殖民地尋找建船的木材。由他安排在哪些樹上設置標記,砍伐運走哪些木材,任何人都不得阻止他和他屬下的行為。

  • N. 查普曼閣下于1803年4月24日在政府大廈簽令

下面是一則政策法令的實例,引自1803年4月18日的《悉尼公報》:

霍克斯伯瑞的某移民未填寫轉讓證書便把地賣了。轉讓書規定,在五年期之前,未經總督許便把農場授給的土地賣出無效,因此這份轉讓書要被注銷。

為防止欺詐行為,每個人在購買農場時,都要時不時提醒自己,看看地契是否合法……

  • N.查普曼于1803年4月18日在政府大廈簽令

?對所有的公眾來說,官員命令具有法律效力。它們本身便是法律。每個人都必須服從,否則便是觸犯法規。它們反映出早期刑事制裁下的殖民地總督具有至高無上的權力。

2.廣告和布告

政府或個人的廣告和布告在早期的(悉尼公報》中占有重要位置,因為出版人可以由此獲利。早在發行第一期時,侯便在《悉尼公報》上開辦了一個致廣告主欄目,列出了廣告收費標準。隨著報紙的發展,廣告比例不斷增加。從第二期開始,廣告便出現在頭版,這里原是刊登官員公告的地方。兩個月后,廣告和布告占滿整個頭版,由此反映出殖民地日益增長的經濟需求。下面一段廣告摘自第一期《悉尼公報》:

本月12日(星期六),陛下商店舉行削價拍賣。供應大量的殘次品和其他商品:牛肉、豬肉、面粉、豌豆、藍衫、裙子、短襪、男帽、帆布、鐵鍋、窗戶玻璃、細電線……

?3.本地新聞

這類新聞主要包括犯罪活動的法律記錄和報告。在殖民地新聞中,審訊和死刑報告占主要部分,這反映出刑事制裁下殖民地早期生活的基本內容。下面一則例子引自1803年8月21日的《悉尼公報》:

當斯和麥克勞蘭犯了搶劫醫院商店的罪行,每人被判鞭笞100下,在監獄作苦工。格斯所做的判決被呈交給閣下。

不久,《悉尼公報》上偶然出現了農業新聞和事故新聞。航運新聞也開始定期刊發。

4.海外新聞

早期移民渴盼新聞,尤其是關于英國的新聞。這種需求使海外新聞占了周刊內容的四分之一。由于路途遙遠,這些新聞通常在半年后才能到達。它們以海外報刊摘要的形式出現在《公報》上。正如讀者所期待的那樣,出版者給了他們的祖國較多的關注。

《悉尼公報》的另一個特征是為讀者來信而設的“致印刷人“欄目。實際上,喬治·侯早已開始關注報紙和讀者的聯系了。報紙上一直群有讀者來信版面。侯還在當地安裝了兩個信箱,用于接收各類來稿。從第六期開始,“致印刷人”成為固定欄目。讀者可通過早期殖民地惟一的大眾傳媒來發表他們的觀點、建議和思想,盡管那些文章絲毫不能批評當局。

早期《悉尼公報》為周刊,它僅有四小張三欄寬的紙,每頁紙有文件夾那樣大。第一期發行了100份。不久,發行量上升到300到400份。一些學者認為《悉尼公報》“很像17世紀的《倫敦公報》”,它的字體、設計、方式的編排“與同時期的英文報紙相似”,并且沿襲了“英國傳統”。不同在于,《悉尼公報》的尺寸要比同時期一般的英文報紙小幾英寸(18.75英寸長,12.25英寸寬),它看上去有些奇特,因為“它是刑罰制裁下的殖民地報紙,并顯然是因為印刷商缺少技術設備所致”。

《悉尼公報》雖然由政府控制,但印刷人必須自負盈虧?!断つ峁珗蟆吩陬^十年中,紙張、油等物非常匱乏。喬治·侯在1819年寫道:

《悉尼公報》一開始便由本印刷人經營。為了維持《悉尼公報》,本人做了大量工作,因為《悉尼公報》不能盈利。紙張價格一度不穩。本人以高價購買紙張,并拆卸了打印機。我探索出了一種全新的工作方式,不需任何輔助性操作便可進行……

喬治·侯經??羌辟徲∷⒉牧系膹V告,并因拖期不時向讀者道歉。1809年圣誕節前,侯宣稱報紙難以為繼,不得不停印。最后,由于政府資助,《悉尼公報》起死回生,得以繼續發行。1811 年,總督麥奎爾( Lachlan Macquarie,1761-1824)減少了喬治·侯的財政負擔,批準給他60鎊的年薪。這是侯第二次受到總督恩惠。第一次是在1806年,當時金總督授予他自由人的身份。

《悉尼公報》在艱難中繼續問前發展。1821年,喬治·侯逝世。他的兒子羅伯特·侯繼承了父業。此后報紙發生了重大變動。報紙的尺寸擴為五欄。1824年,該報以“準英國尺寸”出版:20英寸長,15英寸寬,像今日的文摘小報。1825年,該報每周出兩期,1827年它成為日報,發行達1800份。羅伯特還創辦了殖民地第一份雜志——《澳洲雜志》,他出版了大量書籍,其中包括《英格蘭教會贊美詩集》。他在1829年1月29日逝世前,被總督授予“官方印刷匠“的稱號。

1824年,澳大利亞第一份獨立報紙《澳洲人》(The Australian)問世。該報使地位穩定的官報《悉尼公報》危機重重。在羅伯特·侯的堅持之下,政府撒消了對《悉尼公報)的新聞檢查制度。侯說這是“我們期望得到的最大利益”。然而,在1842年之前,《悉尼公報》的官方身分并無多大變化,而此時其他報紙正為爭取新聞自由與政府作不懈斗爭。的確,《悉尼公報》的官方立場使它被視為“保守派報紙”。作為政府印刷匠的侯氏父子,必然受到官方立場的約束,所以,《悉尼公報》始終未能發展成為獨立報紙。

《悉尼公報》的重要意義不僅在于它是南大陸英屬殖民地的第一份報紙,而且還在于它是澳大利亞早期歐洲殖民者的真實記錄。在其存在的30年中,《悉尼公報》在侯氏父子的經營下不斷向前發展——從一頁小紙發展成現代報紙的雛形,它是直接促成其他澳洲報紙創刊的催化劑?!断つ峁珗蟆吩诎闹迗髽I發展史上的重要作用是不容置疑的。

爭取新聞自由的斗爭(1824-1830 )

WechatIMG296

從1824年起,官方報紙《悉尼公報》的重要地位被一張民間獨立報紙《澳洲人》所取代。該報的兩個創辦者溫特沃斯(William Charles Wentworth,1790-1872)和沃德爾博士( Dr Robert Wardell,1793-1834)都是律師兼新聞記者。他們沒有請示官方,便于1824年10月14日創辦了他們的周報,在第一期《澳洲人》中,他們大膽宣稱自己的辦報目的是為“把一座監獄轉變為一個自由的殖民地——不僅自由人可以居住,而且能把這筆遺產傳給具有自由自身的后代?!彼麄冃恼f,他們的報紙將是“獨立的,統一的自由的,不受約束的。同時,不因恩寵和恐懼而轉移?!彼麄儚娬{:

…我們不會僅僅因為這些權力法案來自政府,便諂媚趨同,或蓄意反對。我們將追求我們的事業……一個自由的報刊是合法合理的,同時是一種最強大的武器。它能消滅權貴勢力、挫敗專制并約束壓迫性權力。

當溫特沃斯和沃德爾宣布了報紙的出版意圖時,總督布里斯班( Thomas Brisbane,1773-1860)沒有采取任何制止措施,他決定“給新聞界以充分自由,以此作為一次實驗”。不久,政府對《悉尼公報》的新聞檢查也被消了。官方的默許使獨立報紙發展迅速。僅一年時間,《澳洲人》的發行量便超過了《悉尼公報》。兩年之后,《澳洲人》與另一份獨立報紙《監視者》( Monitor),組織發起了一場反對達令總督(Darling,1755-1858)的運動,由此拉開了澳大利亞爭取新聞自由斗爭的序幕。

研究澳大利亞第一份獨立報紙的出現有兩個值得考慮的因素。1820年到1830年是殖民地生活的轉折點,在這10年中,政治和經濟得到了飛快發展。一個軍隊統治下的純粹刑罰制裁殖民地,變成了一個日益增多的自由移民的社會。刑滿釋放者、犯人和自由移民一致堅持要一個自由的政體。在19世紀20年代,溫特沃斯、伊戈( Edward Eagar,1787-1866)和沃德爾這些政治領袖掀起了一場運動,其政治宣言是要擴大殖民地的公民權。英國法規中兩個最主要的原則被沿襲下來——陪審團和政府選舉制度。在他們的要求中也包括言論和報業自由,并且最終成為他們反對獨裁政和排斥主義(代表了早期殖民地社會的保守派)的政治武器。1824年8月5日,英國第一屆立法會議召開,由此揭開了削弱總督專制權力的序幕。

WechatIMG295

溫特沃斯,《澳大利亞人》報創刊人
?

在19世紀20年代初,英國官方懲罰新聞自由的主要方式是起訴報紙“誹謗”。一個著名的例子是《曼徹斯特觀察家)(The Manchester Observer)案。1820年4月29日,該報報道了一次酒吧事件:幾名醉醺醺的士兵毆打了一些激進分子。結果,新聞記者被判處一年徒刑,罪名是誹謗“皇家部隊”。當時,此類案子無計其數。報業和政府之間的沖突加劇,廢止誹謗訴訟制成為報業爭取自由的主要目的。19世紀20年代末的“皇后事件”使為新間自由而戰的報業獲得極大鼓舞。當時國王企圖與皇后離婚,此事遭到全社會的反對,懾于報紙的強大輿論,國王不得不讓步。這個報紙挑戰皇權事件在英國新聞史上被譽為“報業的勝利”。從19世紀30年代開始,政府約束報業的主要手段一一印花稅不斷減少,最后被取消了。

英國爭取新聞自由的斗爭鼓舞了殖民地的報業,并直接導致澳大利亞第一份獨立報紙的創辦?!栋闹奕恕分骶?、劍橋大學博士沃德爾是倫敦著名晚報《政治家)(Statesman)的編輯。作為爭取新聞自由的一名勇土,他的報道活動多次挑戰英國出版法令。威克沃( William H.Wickwar)在敘述英國爭取新聞自由的斗爭一書提到沃德爾“為了避免被捕,不得不付保釋金”,并且得“接受缺席判決,出具保證書,以防他的報紙以后會出現任何過激言語”。沃德爾這位經驗豐富的新聞工作者給年輕的澳洲報業注入了新聞自由的活力。

《澳洲人》的另一位創辦者溫特沃斯是澳大利亞本土的第一位政治家。他年輕時被送往英格蘭接受教育。至19世紀下半葉,溫特沃斯已是新南威爾士的一位著名政界人物。他集探險家、作家、律師、農場主和政治家于一身,試圖根據英國憲法來建設自已的國家。他堅信,實行新的政體將會使澳大利亞擺脫貧窮和奴役,逐漸走向自由、繁榮和幸福。1819年,溫特沃斯和沃德爾在倫敦相識。他們決定在新南威爾士創辦一份自由報刊。1824年,他們從英國乘船來到悉尼,并帶上了創辦獨立報刊所需的印刷設備,開始了將澳大利亞變成“世界另一端的英國”的奮斗。

在《澳洲人》報的早期實踐中,沃德爾以他獨特的寫作風格深深吸引了讀者。學者科瑞這樣形容:它充了諷刺意味,有時輕描淡寫,經常重筆出擊,總是無情鞭笞,“其話語直接、準確地指向問題實質”。沃德爾和溫特沃斯經常批評獨裁者和政府。顯然,澳大利亞第一份獨立報紙與其母國有很深的淵源,尤其是受其新聞自由精神的影響。

如前所述,殖民政府對悉尼出現第一份獨立報刊的反應是寬容的。直到1825年11月2日,在這份報紙創辦三個月后,布里斯班總督才通知倫敦。他說“這些紳士(溫特沃斯和沃德爾)從未得到我的批準便出版了這份報刊?!钡謱懙?,“我認為最好的權宜之計是給予報業充分的新聞自由,當作一次嘗試”。布里斯班政府1823年法案建議殖民地享有英國法案的全部權力。如果在英國法律中,新聞自由擯棄了出版管制,為什么它的殖民地要因循守舊對報業加以管制呢?

另一方面,新南威爾士的新聞自由在很大程度上有賴于布里斯班總督的個性。一些史學家認為,布里斯班堅信殖民地有能力建立起自由機制?!八诤艽蟪潭壬细淖兞酥趁竦亍?。布里斯班任職不久便在《悉尼公報》上開設了一個欄日,名為:“公正、立法大討論”。一個月后,溫特沃斯的父親阿賽在報紙上發表評論說:

?閣下為他曾一度控制的報刊解開了枷鎖。在權限范圍內,他特許給報業新聞自由。這是他贈與殖民地的最英國式的禮物,每一個殖民者都永生難忘。

布里斯班非常滿意這次新聞自由的“試驗”。他說,“能給予殖民地人民以無上的利益,我深感榮幸”。他還指出:

假如沒有一個自由、開化的公眾環境,那么把自由報刊和陪審團制度引入殖民地是不可能的。

然而,學者閔內(F. J. Meaney)認為,布里斯班雖未限制《澳洲人》的發行但也并未鼓勵它。真正的英雄是溫特沃斯和沃德爾,是他們“率領殖民地人民爭取報業自由的”。

英國政府相當關注布里斯班進行的殖民地新聞自由的“試驗”。1825年,當布里斯班把幾份《澳洲人》提交給英國殖民大臣巴薩斯特爵士( Lord Bathurst)時,后者警告說,“如此一類報紙會對社會產生極度的危害”。在布里斯班離職之前,巴薩斯特曾指示接任者達令總督對殖民地的報業實行控制。但并未引起達令的重視。在這段時期,悉尼第三家報紙、另一家獨立周刊《監視者》于1826年5月面世。它的編輯埃德沃繼·史密斯·豪爾( Edward Smith Hall, 1780-1860)不久便與《澳洲人》聯合起來爭取新聞自由,并且更加英勇無畏。

豪爾來自一個富足家庭,其父是一家私立銀行的董事。他早年信教,從事社會工作,他“很敏感”,“是一個有教養、有理想、有原則的人”。1811年10月,他以傳教士的身份來到殖民地。1813年麥奎爾總督任命他在政府法院工作,1820年左右,他成為《悉尼公報》的助理編輯。1826年5月19日,豪爾和他的搭檔阿瑟 希爾( Arthur Hill)出版了《監視者),其宗旨是“不帶偏見地進行記錄”。

這張報紙代表了窮人的意見,它堅持如下原則——“任何犯人,不管他是否犯有天大的罪過,都應依法處置”?!侗O視者》提倡民主選舉制和陪審團審判制,它譴責權貴階級和達令總督的強權管制。豪爾描述新南威爾士的大農場主時說他們像“殘酷的惡魔”,是“為世界人民所深惡痛絕的官吏”。9月8日,他譴責了總督的新土地法,并警告公眾說,“英格蘭和蘇格蘭的所有紳士都不要再移民了”。當期《監視者》還指出,正是那些迫害手下犯人的權貴階級控制著新南威爾士的立法院,也正是他們反對下院和實行陪審團審判制度。兩星期以后,豪爾斷言:“新聞管制代表了新南威爾士保守派的獨裁專權”。

1826年10月20日,該報批評了達令總督的黑暗監獄機構。11月3日,報紙發表了一篇倡議自由憲法的文章。11月17日,編輯用了五欄篇幅強烈譴責了總督實行的囚犯制。

豪爾的攻擊使達令總督大為惱怒,他回擊道:“與以前的文章一樣,9月8日的文章是蠱惑人心的。毫無疑問,《監視者》的編者正盡力使自己立足于社會的低層階級中”。他認為豪爾的刊物是“極為煽動的”,“這是一個毫無原則的家伙”所寫的,他認為“肯定會有積極的管制措施來回應他們”??偠脚c報紙開始勢不兩立,而不久后的“薩茲-湯普森事件”則使二者的關系進一步惡化。

1.薩茲一湯普森事件

薩茲和湯普森是悉尼57兵團的士兵。1826年9月20日晚,他們在市鎮的一家商店里公然偷了幾件衣服。他們希望在一段短暫的監獄生活后,能獲準以自由居民的身份住在殖民地,從而開始美好的新生活。在那個年代,這是士兵逃離軍隊的一種慣用方法。為了殺一儆百,達令總督決定重罰這兩個士兵。他改動了判決書內容,將諾??藣u流放7年的懲罰改為在修路工地做7年苦役。囚徒在做工時,腿上要戴特制的鐵鐐,頸上綁著金屬項圈,中間以鐵鏈相連。11月21日,在達令的命令下,開始對兩名肇事者實行軍事刑罰??嵝讨?,患病的薩茲難以忍受,五天之后便死去了。湯普森戴著項圈和鐵鏈做了11天苦工。1827年7月,由于英國國務大臣對殖民地的一項命令,湯普森被赦免—— 因為總督無權改變法庭對這兩個士兵作出的判決。

1826年11月25日的《澳洲人》發表社論抨擊了總督,指出這“簡直殘酷到了極點”。薩茲死后,另外兩份獨立派報紙立即作出響應。11月29日,《澳洲人》指出“即使是鐵石心腸,也不能不為薩茲的死亡動容”?!斑_令已被列入最壞的惡魔之列”。社論稱總督改動判決書是“錯誤”。接著又說:“新南威爾士總督在新南威爾士比英國國王在英國國內擁有更大的權力……”

當薩茲死亡的噩耗傳來時,社論作者以憤怒和同情之心發表了議論:

當讀到這條消息時,我們都大為震驚。感情的潮水難以退落,我們已無語。仁慈的主??!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就這樣被吞噬了:我們本應對法庭的一紙判決加以干涉的,這是怎樣的悲哀!……

《監視者》也加入了這場戰斗。11月1日,社論撰稿人寫了一篇攻擊達令的諷刺作品,其中說:

達令不知道悉尼是一個邊遠城市。他應當在英國國內做總督。達令總督急切地想看看這些鐵制衣衫的效果,以確保罪犯的肉體能忍受這些刑具。

社論指出,達令“無權”改動對兩位士兵的判決,這“使人重新想起英國法院審判史上所有臭名昭著的總督的名字,他們的暴政遲早會惡有惡報的”。在這段時期,兩家報紙不光把薩茲受的刑罰稱為“謀殺”,而且要求彈劾達令。

《悉尼公報)因在報道“薩茲事件”中為總督辯護被看做是“政府的喉舌”。侯需要達令的支持,更擔心總督再建立另外一個官方出版物。但就個人而言,他支持報業自由,還肯定陪審團審判和議會選舉制。侯發表了一篇文章,闌述了《悉尼公報》不光要保護人民,還要支持政府的立場。顯然,《悉尼公報》具有雙重性格。

因為對“薩茲事件”的曝光和對總督的批評,《澳洲人》和《監視者》大大吸引了公眾。這兩張報紙銷量驟增?!栋闹奕恕返陌l行量增至1200份,《監視者》的發行量增至1000份。這顯示出獨立報紙的強大生命力。

總督達令決定給報業戴上枷鎖:“殖民地正在享受著新聞自由,其作用近期已經發揮出來了”。這說明“這種自由機制并不能使殖民地狀態良好,它的誤用使得新聞管制非常有必要?!八H斥侯是一名“叛徒”,攻擊溫特沃斯是一名“卑賤的、先天病態的家伙。至于沃德爾,總督認為此人“沒有什么原則,僅僅是自問自答而已?!边_令指出,《監視者》“這段時間里一度放肆,簡直到了十分危險的地步”。他指出《監視者》和《澳洲人》“將擾亂殖民地的平靜?!?/p>

1827年4月11日,達令向議會提出兩個議案。一個是報紙須經批準出版議案,許可證僅有一年的有效期,它可隨時被總督撤銷;另一個是對每份盈利性報紙征收四便土印花稅的議案。然而,除非大法官認為提交的議案不與英國法律相沖突,議案才能被新南威爾士議會通過。急于要控制報業的達令不斷催促弗朗西斯·福布斯大法官(1784-1842)要趕快對殖民地報業嚴加管制,因為報紙的言辭“即使不是十分危險,也已成為一種警報了?!比欢?,福布斯拒絕為特許出版法案出具證明,因為它與英國法律不符。達令背看大法官迅速通過并頒布了印花稅法案——對每份出版物征收四便士稅。大法官終于悟出,《印花稅法案》的實行將會減少報紙發行量,最終導致報紙的消亡。

WechatIMG293

達令,鎮壓殖民地新聞自由的總督
?

的確,這項法案的公布令編輯們很震驚?!拔覀兌己荏@訝……公眾也很吃驚”,《澳洲人》指出?!断つ峁珗蟆返暮钪赋?,由于印花稅,他的發行量已從2000份降到了600份。新創辦的周刊《Cleaner》稱,這項法案將會中止報紙的發行?!栋闹奕恕泛汀侗O視者》堅強不屈。他們堅信這頂法案是“不合法規的”,“無效的”并且缺乏“嚴格的說明”?!栋闹奕恕沸迹?/p>

我們認為沒有任何必要制定法案管制報業的出版發行,因為殖民地不是英國?!瓕髽I自由的管制,就是對人自由天性的束縛。

1827年5月16日《澳洲人》在頭條刊發了一篇文章,批評了政府實行的印花稅,說它已經把“殖民地的每一個人和每個階層完全搞混亂了”。社評接著質問道:

法案通過時大法官在議會會場嗎?約翰·麥克阿瑟先生在場嗎?羅伯特·坎貝爾先生在場嗎?索爾斯比先生在場嗎?(七名中有四位不在?)我們應當為此發問——不僅僅是為了人民的利益,也是在為其他缺席的成員鳴不平……

《監視者》在1827年5月8日發布了一條通知,為了避稅,這家周刊將改為周兩刊。訂1份報紙1先令,兩份報紙都訂的會得到7便士的優惠,即每份8.5便士。1827年5月1日,由于總督近期頒布的限制報業自由的法案,《監視者》開了9個關于“新聞自由”的欄目,其中包括:新稅法對殖民地報業主的影響;新稅法的不平等性;濫用新稅法的主要目的;新稅法的不合理性;編輯和公眾對這兩個新法案的自救措施等。1827年6月1日,當《印花稅法案》正式實施第一天時,報紙對讀者說:

?我們非常難過地看到,達令總督給人民制定出一項如此可憎的稅收。達令總督實際上指望著,并可以預見到近期殖民地頒布的三個議會法案會引起人民不滿情緒的大風暴,所以我們認為達令病得不輕?,F在我們可以聽到社會各界的痛苦呻吟一一無論是高層還是低層,富者還是窮人,移民還是犯人,達令能把自已的名字忝列在歷史上那些殘酷統治者的名單之中……

對報業做了一段長期論戰后,總督和大法官均向英國政府匯報了此事。英國政府法律辦公室支持福布斯,達令的提議被看做是“不妥當議案?!庇谑?,印花稅在澳大利亞1827年7月暫停實施。一年后被英國正式禁止。

達令被二度擊敗?,F在他手中約束報業的惟一武器便是控告報紙誹謗?!侗O視者》的豪爾成了第一個犧牲品。從1828年到1830年,豪爾多次被判犯有誹謗總督和政府官員罪。1828年9月29日,豪爾批評新南威爾士副主教司格特,把他形容為“殖民地自由的最大敵人“。為此豪爾被指控有誹謗罪并被罰款。1829年4月15日,豪爾再度獲罪——對達令總督犯有煽動誹謗罪,對麥奎爾港的克羅地司令官犯有誹謗罪。這次豪爾被判處15個月的徒刑。幾乎與此同時,《澳洲人》的編輯埃德溫·海斯( Edwin Hayes)也被判處監禁,他也被指控對達令總督犯有煽動誹謗罪。當年1月份,海斯曾發表了一篇文章,指責達令總督在薩茲一湯普森事件中的行為。海斯被判令上交100英鎊罰款,并被判處6個月徒刑。

身陷囹圄的豪爾和海斯在獄中仍堅持編寫報紙,他們沒有停止對達令政府的批評。這更進一步的“誹謗”導致了服刑延期。1830年11月6日,由于喬治四世的到任,豪爾獲恩準被釋。但他的服刑期超過了3年半。海斯付了100英鎊的罰款,于1830年1月獲釋。

豪爾在獄中毫不退步,溫特沃斯則繼續在社會上進行反對達令的斗爭。1829年3月,他向英國殖民事務大臣控告了達令政府的一系列作為。達令不久便開始報復。在1829年7月5日的一次演說中,達令說“毫無疑問,報業正縱容自己變得無法無天,它極力貶低政府,激起公眾不滿,已經達到非常危險的地步了“。他抨擊溫特沃斯的控告“充斥誣蔑和誹謗,粗俗不堪,難以置信”。為了徹底擊敗報業,達令加速了他的攻擊進程。1830年1月,他提議通過一項新的報業管制法案—《新聞法》修正案,該項新法案會對犯罪活動施以重罰。對兩次犯有侮辱罪和誹謗罪的人的進行流放處罰。當然,這是特別針對沃德爾和海斯的。然而,達令的計謀落空了。英國殖民事務大臣戈德瑞赤(Goderich)取消了達令的提案。他認為達令對沃爾和海斯施加的處罰“太殘酷了”,要求達令要“嚴格但不是苛刻地執法”。

對于這場失敗,達令無力回天。一個月后,英國政府決定免去達令的總督職務。1831年10月1日,豪爾把這條消息刊登在《悉尼公報》上,他把達令的被罷免看做是自己“個人的勝利”。10月22日,在達令離職之前,《澳洲人》報道說:“人民欣喜若狂!達令的統治時代終于過去了!“第二天,當達令乘《Hooghly》號啟程時,溫特沃斯在自己豪華的沃克盧斯官邸富于挑釁性地舉辦了一場有4000人參加的慶祝大會?!栋闹奕恕穲蟮懒诉@一重大事件:

沃克盧斯聚集了4000多人來分享溫特沃斯先生的熱情。他們對達令即將離任興奮不已。溫特沃斯的府邸敞開胸懷,迎接所有可敬的來訪者。盛宴就設在府邸前的大草坪。路旁不遠處搭了一個大篷,里面堆滿了面包,還有一桶桶庫柏杜松子和賴特強力啤酒。在一把長長的鐵叉上,一頭小公牛已經烤熟了。隨后,又烤熟了12只綿羊。這場盛宴上有4000個人頭攢動。到了晚上7點,高坡上點燃了兩處大篝火……鄉間體育、隨意交談等活動持續了一晚。黎明到來時,客人們興致已盡,結束了這場盛宴。

《監視者》發表了一篇社論,題為“擺脫了達令枷鎖的報業自由“,以此來慶祝新聞自由的勝利。事實的確如此,在達令結束了對新南威爾士6年的統治之后,新聞自由時代才真正到來。

By Zhang Wei

(未完待續)

This project is supported by the FASIC & ACC Australian Studies in China Program 2017-18

 

參考資料 references

Anderson, Margaret and Andrew Gill, The History of the Swan River Guardian, or the Dearth of the Free Press in Western Australia in 1838“ in Push from the Bush,Vol.10, pp.4-30, 1981

Bleden, F.M.(ed.,) Historical Records of New South Wales,p.404, Sydney, First published by Cansdwon Slattery Company,1978.

Bonwick, J, Early Struggle of the Australian Press, pp. 35-47. Goedon and Gotch, London, 1889.

Ferguson, J.A and A.G.Foster and H.M Green, The Howes and Their Press, p.29, Sydney: Sunny Brook Press, 1936.

Henningham, John, “The Press” in Stuart Cunningham and Graeme Turner(eds), The Media in Australian Industries, Texts, Audiences, Sydney: Allen and Unwin, 1993.

Henningham, John, “Two Hundred Years of Australian Journalism” Australian Cultural History, pp.79-89, No.7, 1988.

Holden, W.S., Australia Goes to Press, Michigan:? Wayne: State University Press, 1961.

Joes, ?P.M., “Australia’s First Newspaper”, Meanjin, ?Vol., pp, 35-46, 1953.

Lack, Clem, “Some Notable Australian Editors and Journalists: High Lights of Early Australian Press History”, Royal Historical Society of? Queensland Journal, Vol.9, No.2, pp.22-63, 1970.

 

 

 

 

尋找permaculture:隱世在世界盡頭

尋找permaculture:隱世在世界盡頭

?陳靚

Permaculture簡介

Permaculture,即樸門永續設計,結合了永久持續的(permanent)與農耕(agriculture)、文化(culture)這幾個詞的含義。這個概念起源于澳洲,目的是打造出可持續的生活系統,依照自然界的規律去設計環境。它不只是農業園藝技術,而是一種應用生態學,是一套應用與整合各門學科的設計學和規劃學?;谡疹櫟厍?、照顧人類和分享多余的三大宗旨,Permaculture參照一套核心的設計原則,讓人們參與設計自己的環境,并建立起能夠自我維持的人類群落,減少人們對于工業化生產和分配系統的結構性依賴,是一種著名的環保理念。

 

2018年5月27日,我和Luis的第一次旅行。深秋清晨的陽光在霍巴特城里清冷地灑下來,我裹緊了自己的羽絨服,頂著風跟著Luis走到他老舊豐田車停放的地方,“停在這不收費?!彼悯磕_的英語對我說。

車廂本來就不大,有一半塞滿了Luis的物品,再塞上我們兩個大活人,滿滿當當地就出發了?;舭吞厥且蛔郎桨5某鞘?,CBD散在大斜坡上,像是要把一切都倒進下面的入??谝话?。西部惠靈頓山脈佇立著,守護著這座南澳島嶼上最大的城市。在城市的邊緣,山脈之間橫亙著河流,靜靜地淌著,其中鑲嵌著寧靜的鄉村,一起構成了這座澳大利亞唯一的島州——塔斯馬尼亞。這個被稱作為“世界盡頭”的大島孕育了permaculture,我和Luis都在尋找的東西。

行駛了不久,城市風貌褪了下來,山間的公路上時不時能見到被撞飛的袋鼠尸體,疾馳而過的汽車碾過這些動物柔軟的軀體向我們展現了城市與自然之間碰撞,正如David Holmgren所言:“It is a place where modernity and nature collide, both destructively and creatively.”(這是一個現代性與自然相碰撞的地方,兼具了毀滅性與創造性。)1976年的一個午后,David Holmgren與他的老師Bill Mollison在惠靈頓山腳下的客廳中,思想與激情相碰撞,誕生了許多后來者心中的永續烏托邦。

當我們一頭撞進山間的濃霧里,周圍的景色愈發不真實起來,遠處的山若隱若現宛若仙境,這樣的風光會激起人們怎樣的熱愛與保護欲都不過分。它也的確辦到過,上個世紀70年代,這里爆發的多場環境保護運動中最為著名的當屬Bob Brown領導的富蘭克林河保護運動。富蘭克林河域優美和奇特的地貌激起了Bob Brown等人對富蘭克林水壩修建計劃的反抗行動,在澳大利亞全國掀起了聲勢浩大的“反對建壩”運動。而富蘭克林河得以應有的保護的同時,Bob Brown也鋃鐺入獄。Bill Mollison親眼見證了政治與環境之間的微妙沖突,決心讓Permaculture遠離政治。

不斷發展的環保力量

Bill Mollison在斯坦利的舊旅館中第一次為18位應邀者講授Permaculture設計課程的時候,估計也沒有想到Permaculture會發展得如此迅猛。Permaculture現在已經遍及全球126個國家, 無論在美國、歐洲還是東南亞,一批又一批的人們被Permaculture所吸引,投身于這一心系地球和人類的事業當中。在澳洲本土,Max Lindegger設計了世界上首個生態農園,Terry White創辦了有關Permaculture的雜志與協會,Robyn Francis接手后更是利用網絡與媒體將本土的實踐者連接了起來,而Rosemary Morrow則對Permaculture課程的改良作出了卓越的貢獻…… 直至今日,Permaculture的機構已經運作成熟,他們一邊拓展著Permaculture的發展邊界,一邊建立起最大的Permaculture網絡,以便所有對它感興趣的人們能快速地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Hannah Moloney在霍巴特經營的Good Life Permaculture正是其中一員。第一次見到Hannah是在該機構和政府合作的一場公益課上,早到的我摁響了場地的門鈴,Hannah從深處走了出來。我從沒有想過她會如此的高大,像神話里的女戰士,神色卻是喜悅的,緩緩走來為我打開大門。Hannah散發出來一種謐靜、明亮而又堅定的氣質,這樣的氣質需要愛與信仰的澆灌?!澳軌蛴羞@樣的生活真是一種幸運,我感到非常滿足。我熱愛我的工作,因為我知道我正在做的事情對地球及后代有益。Permaculture無疑對我塑造這些幫助很大?!盚annah這樣說道。她和她的丈夫Anton都受雇于Good Life Permaculture,有償地為霍巴特當地的居民講授Permaculture的相關課程。

IMG_0252

?(Hannah Moloney上課的地點——Mathers Place)

這是一堂關于家用肥料制作的公益課程,雖然并不涉及Permaculture,Hannah還是盡可能地傳達了利用多余的可持續理念,所有被我們廢棄的有機物都能夠被重新利用于生產活動。Hannah談吐自信,妙語連珠,堂下的學員們也興致勃勃,時有互動。澳洲人對于戶外活動都頗感興趣,尤其是當他們知道這樣的農業實踐更健康更環保的時候就更添幾分興奮在里面了,我想大概這也是Permaculture能在這片土壤上生根發芽迅速成長的原因之一吧。

IMG_0261

?(Hannah Moloney上課情景)

?Hannah同時也擁有自己的Permaculture農場,不僅可以用于教學也能補貼他們的日常生活。Good Life Permaculture是帶有盈利性質的社會企業,其與Permaculture Australia——正是以Terry White發起的PIJ(Permaculture international journal)雜志為起點而創辦的PIL(Permaculture International Limited)組織——保持著某種程度的聯系,他們向PA繳納一定的費用,同時為PA的會員提供會員折扣,PA利用自己的網絡為他們宣傳曝光。這種較為松散卻又行之有效的NGO組織結構一方面鏈接了澳洲本土的Permaculture從業者和學習者,另一方面又為他們提供了較為自由的發展土壤。

“Permaculture并不只關注環境保護,它更是一種設計,致力于建造一種可持續的人類居所。我們想要在從自然中獲取我們所需和回饋自然之間找到平衡。我相信,如果每個人都采取這樣的一種生活方式,我們的自然資源將會得到保護?!盚annah更樂于相信他們所做的工作能夠為后代創造一個富饒美好的未來,“這純粹是一項道德驅動的工作,你需要考慮更多的是地球和整個人類,而不是個人的成功?!碑斘覇柤癙ermaculture的未來時,Hannah也充滿了樂觀,“Permaculture的力量正越來越強大。作為一個朝陽產業,Permaculture雖然還需要更進一步,但我相信從業者們總會在當下時代的巨大挑戰中尋找到一條更讓人樂在其中的道路?!?/p>

IMG_1686

(從左往右:Luis、Hannah和我)

選擇另一種生活方式

就在與Hannah上課地點僅一街之隔的地方,我們找到了Dave和Cassandra。Cassandra是位溫暖樸實的臺灣女士,與當時身為背包客的Dave相遇后兩人輾轉新加坡、日本和美國等地終于在四年前回到Dave的故鄉塔斯馬尼亞創建了屬于他們自己的農場。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摸索和努力,他們的農場Deep End Farm現在完全可以維持兩人的生計,每個周日上午他們都會趕著坐落于霍巴特Bathurst大街上的Farm Gate Market將他們的盈余的材料制作成煎餅或包子分享給前來趕集的食客們。

? ? ??IMG_0256IMG_0289(Dave和Cassandra在集市上)? ? ? ? ? ? ? ? ? ? ? ? ? ? (Dave和Cassandra售賣包子的小車)

“之前我們一直在努力工作,回來成為農民算是我們的愿望,一開始我們對于農業知識真是一竅不通,就開始查閱大量的書籍,我記得是在日本的時候我們遇到了Permaculture?!敝两?,Dave的書架上還能找到那本帶他入門的由Bill Mollison撰寫的Permaculture—A Designers’ Manual。與Hannah Moloney不同的是,Dave和Cassandra夫婦直接通過書籍和出版物來獲取Permaculture的相關知識,幾乎完全沒有受過Permaculture的課程教育,他們并不屬于任何機構組織,他們只是一對在生活中尋找平靜和歡樂的農場夫婦。Permaculture的能量不僅僅通過NGO組織得以傳遞,更是通過各種傳播形式吸引著散落在世界各地擁有類似夢想的個人。

IMG_0332? ? ? ? ??IMG_0331(Dave的書架)

?Luis也列在其中。在同齡人中他的面相也過于老成了一些,氣質內斂又帶有一絲羞澀,僅憑臉書上轉發的推文就敲開了我辦公室的大門,只因為他不想錯過有關Permaculture的任何信息。Luis出生于香港,這樣一座燈紅酒綠車水馬龍的都市卻并不合他的胃口,他也在墨爾本呆了兩年,“墨爾本就是一座城市,所有的城市都大同小異,沒什么意思?!碑斘覇査趺催x擇在霍巴特定居而不是墨爾本,他這樣回答道。Luis在香港就積極參與當地的Permaculture志愿活動,之后又作為志愿者游歷了歐洲各國,累積下不少相關知識。來到澳洲后,Luis更是拜訪了Permaculture的創始人之一David Holmgren。作為一名烘培師,Luis的夢想就是擁有自己的Permaculture農場,能為自己制作的面包提供充足的原材料?!癐t’s my mission.”(這是我的使命),Luis模仿著我的語氣調侃道。

IMG_0279

?(Deep End Farm門口)

我和Luis拜訪Deep End Farm的那天遇上了陰冷的塔斯馬尼亞的秋雨,綿綿雨絲斜斜地鉆進衣服的每一處縫隙,我們穿過陰雨籠罩下的山河湖泊,終于找到了位于山丘之上的農場。Dave和Cassandra選的這處土地算不了頂好,但他們也知足了,“我們農場最大的問題就是時常從東南方向吹來的狂風,我們正在努力修建一道樹墻來減弱它的破壞?!盌ave一邊帶我們參觀他們種下的樹苗一邊對我們說。他們的農場里不僅在大棚里種植蔬菜,還在山丘上圈養了豬、山羊、雞、鴨等,甚至還養殖了蜜蜂。雖然規模并不大,但他們卻也自得其樂。聽見鴨群嘎嘎直喚,Cassandra會得趣了般向它們隔空喊話,告訴它們先忍著點她待會就去喂它們;農場里的三只山羊乖巧聽話得就像他家養的小狗,一點也不怕人,喂幾顆杏仁就跟著你滿農場的轉;在他們的園子里長著各式各樣的植物,Cassandra隨手一摘送到我嘴里便是一陣酸酸甜甜的滋味。

IMG_0293 IMG_0306(Dave展示他們種下的樹苗)? ? ? ? ? ? ? ? ? (跟著我們遛彎的三只山羊)

參觀完農場,我們都抖了抖頭發上的雨水,回到Dave和Cassandra的小屋里重新泡上了熱茶。Luis能夠辨認出農場里的不少植物,Dave看起來也高興極了,陸陸續續說了不少話。 知道我是奔著Permaculture而來,Dave也實話和我說,“我們的農場并沒有嚴格按照Permaculture的標準建造”,停頓了一會,又語重心長地說,“你知道的,即使這是一個標準的Permaculture農場,哪天被收購了,推土機一過,一切又歸零了?!闭f到這里Dave嘴角向下,聳了聳肩。

IMG_0336

?(從左往右:Dave、Cassandra和我)

沿著出版和教育的傳播路徑,Permaculture在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就已經席卷全球?!斑@個世界充斥了政變、核彈、無情地采伐、自大,忽視真正的人類需求。這樣一個不合倫理的世界正在謀殺人類而不是幫助人類?!痹贐ill Mollison的奠基下,Permaculture秉承著照顧地球、照顧人類和分享多余這三個理念創造的正是一個自給自足、循環永續的理想之地,這很難不激起人們的向往和想象吧。我在塔斯馬尼亞遇到的這些人們——Luis, Hannah Moloney, Dave和Cassandra夫婦——他們憧憬著同樣一個場景,這個場景在四十年前被Bill Mollison描述了出來。這樣的烏托邦不僅吸引著他們,更是吸引著世界上千千萬萬的志同道合者,Permaculture像是他們苦苦追尋的問題的一種解答,當這樣一個答案擺在你的面前,怎能不讓人為之神往?

夜幕降臨,我和Luis不得不驅車回到霍巴特,沿山而下,待快到城市時,俯瞰下去燈光璀璨,這座塔斯馬尼亞小城竟像《了不起的蓋茨比》中的紐約城一般讓人驚嘆。Luis也被這樣的景象吸引了,出神一會兒后他突然對我說,“其實這是抗爭的過程,如果我們退縮了,另一方的力量就會占上風。左右自己認定是對的事情,不去看結果的話應該會自在一些?!闭f完又笑了,“回去你會寫出來吧?”我點了點頭。

 

澳大利亞訪學分享會:我從塔斯馬尼亞歸來

澳大利亞訪學分享會:我從塔斯馬尼亞歸來

分享會海報

主題:我從塔斯馬尼亞歸來

時間:2018/6/19 晚上19:30

地點:長江新聞與傳播學院會議室

主講人:新聞學院16級研究生陳靚

主辦單位:汕頭大學長江新聞與傳播學院澳大利亞研究中心

活動簡介:長江新聞與傳播學院16級研究生陳靚成功申請了2017年澳大利亞FASIC獎學金項目,今年四月赴澳大利亞塔斯馬尼亞島對環保理念permaculture進行了為期兩個多月的采訪和研究。塔斯馬尼亞被譽為“世界盡頭”,結束訪學后,陳靚將為大家分享自己的申請經驗、訪學體驗和當地極美的自然風光。

歡迎各位前往聆聽。

 

 

第六屆(2018)必和必拓澳大利亞研究講席教授項目翻譯比賽通知

第六屆(2018)必和必拓澳大利亞講席教授項目翻譯比賽通知

The 6th? BHPChair Professor of Australian Studies Program Translation Competition

比賽簡介

為促進中國高校學生對澳大利亞社會和文化的深入了解,北京外國語大學澳大利亞研究中心特組織舉辦年度澳大利亞研究翻譯比賽。翻譯比賽由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北京大學必和必拓澳大利亞研究講席教授項目及在華澳大利亞研究基金會提供贊助。比賽在每年六月舉行,獎品在FASIC學術年會上頒發。

PREAMBLE

In order to promote a more profound understanding of Australian society and culture among Chinese university students, the Australian Studies Centre at Beijing Foreign Studies University has initiated the annual Australian studies translation competition. The competition is kindly sponsored by the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at Peking University,the BHP Chair Professor of Australian Studies Program at Peking University and the Foundation for Australian Studies in China.The competition is held annually in June and the prizes are awarded at the annual FASIC conference.

 

參賽對象

對澳大利亞研究有興趣的國內高校在校學生(本科生、碩士生和博士生)均可參加。參賽者需提交其所在高校的學院或澳大利亞研究中心提供的支持參賽證明。

PARTICIPANTS

All the students interested in Australian studies across China are eligible for the competition. Participants are required to submit proof of support from the Australian studies centre or the school at their university.

 

參賽要求

參賽者可在2018年6月9日訪問北外澳研中心網站http://ausc.bfsu.edu.cn/或澳大利亞研究會網站http://www.australianstudies.org.cn/下載英語原文翻譯材料。翻譯作品連同翻譯者的聯系方式需在6月15日前以WORD格式附件形式提交至北外澳研中心電子郵箱australianstudies@bfsu.edu.cn。

SUBMISSION

Participants will find the original English text at?http://ausc.bfsu.edu.cn/?or http://www.australianstudies.org.cn/?on 9 June, 2018. The translation with the translator’s contact information shouldbe sent in the attached WORD format to?australianstudies@bfsu.edu.cn by 15 June, 2018.

 

獎項設置

翻譯作品將由北京外國語大學、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和清華大學的澳大利亞研究領域的專家組成的評獎委員會進行評審。

獎項共設一等獎一名,獎金 1500 元人民幣;二等獎兩名,獎金每人 1000 元人民幣;三等獎三名,獎金每人 800 元人民幣;特別鼓勵獎八名,獎金每人 500 元人民幣。所有獲獎者都將得到獲獎證書。

PRIZES

The translations will be judged by experts of Australian studies from Beijing Foreign Studies University (BFSU), PekingUniversity (PKU),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RUC) and Tsinghua University.

1 first prize, 1500RMB; 2 second prizes, 1000 RMB each; 3 third prizes, 800RMB each; 8 special commendation prizes, 500 RMB each. All the prize winners will receive certificates of commendation.

北京中澳關系論壇召開

本站訊:5月5日, “北京中澳關系論壇”在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院召開。論壇主題是“澳大利亞出臺外交白皮書后的外交政策調整”。論壇邀請中澳兩國國際問題專家圍繞當前中澳關系發展中出現的問題展開了深入討論。論壇由中國社科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研究員韓鋒主持。

參加論壇發言的專家有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院副院長謝韜教授,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查道炯教授,聊城大學太平洋島國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院客座教授于鐳,澳大利亞格里菲斯大學榮休教授、澳大利亞社會科學院院士、北京外國語大學榮譽教授馬克林(Colin? Mackerras)、澳大利亞迪肯大學榮休教授、澳大利亞社會科學院院士、人文科學院院士、北京外國語大學客座教授大衛·沃克(David Walker)和北京大學必和必拓澳大利亞研究講席教授格雷格·麥卡錫(GregMcCarthy)。

與會專家針對當前中澳關系出現的波折及其原因發表了看法,并一致認為,中澳雙邊關系發展面臨的新挑戰既有歷史原因,也有大的國際背景,尤其是受到美澳同盟關系和澳大利亞現政府追隨美國特朗普政府推行的“印太”戰略影響。專家提議,中澳雙方應加強學術界、媒體和工商企業等機構的聯系,消除兩國在影響兩國關系的南海、美澳同盟等問題上的分歧,加深互信,為中澳關系未來發展與合作提出建設性對策。

 

(資料來源:北外澳大利亞研究中心)

第十六屆中國澳大利亞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將于6月在北京召開

第十六屆中國澳大利亞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將于6月在北京召開

主題:澳大利亞與變化中的世界

背景:中國澳大利亞研究會成立于1988年,以促進澳大利亞研究以及加強中澳兩國之間的互相了解為宗旨,每兩年舉辦一次澳大利亞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在中國澳大利亞研究會的領導下,并在澳大利亞外交外貿部所屬澳中理事會(ACC)以及在華澳大利亞研究基金會(FASIC)的支持下,第十六屆中國澳大利亞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The 16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Australian Studies in China)定于2018年6月21日-23日在北京外國語大學召開,北京外國語大學澳大利亞研究中心和內蒙古師范大學澳大利亞研究中心共同承辦。此次會議恰逢澳大利亞研究會成立30周年和澳中理事會成立40周年,歡迎國內外澳研學者踴躍參加。

本屆研討會的主題為:“澳大利亞與變化中的世界”(Australia in the Changing World),分主題包括:澳大利亞與中國、澳大利亞與美國、澳大利亞與亞洲、澳大利亞與歐洲、澳大利亞與南太島國等。研討會歡迎有關澳大利亞政治、經濟、外交、文化、教育、文學、語言、翻譯、歷史、藝術等方面的論文。期待國內外專家、學者以及致力于澳大利亞研究的其他相關人士就本次研討會的相關議題進行探討和交流,推進澳大利亞研究的發展,促進中澳兩國加強戰略伙伴關系與共同發展。

研討會的工作語言為英語。擬用中文宣讀論文的與會代表,需提供論文的英文摘要。

參會者需繳納會務費(含資料費)人民幣1000元,或澳幣200元(學生減半)。交通費和住宿費需自理。

會議安排:6月21日報到,6月22-23日會議,6月24日離會或自費參加赴內蒙古文化考察

會議地點:北京外研社國際會議中心(北京市大興區黃村鎮蘆城蘆求路2號,https://www.wysgjhyzx.com/default.htm)

有意參會者請填寫參會回執,并于2018年4月30日前發至北京外國語大學澳大利亞研究中心電子郵箱:australianstudies@bfsu.edu.cn。參會正式邀請函將于2018年5月15日前寄出。

第十六屆中國澳大利亞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組委會

北京外國語大學澳大利亞研究中心

內蒙古師范大學澳大利亞研究中心

2018年1月

 

Self-funded Post-conference Tour to Inner Mongolia

Depart Beijing by train K89 on 23 June at 22:17 and arrive in Huhhot at 7:23. Visit Xilamuren Grassland on 24 June and stay in the Mongolian yurt for the night. Visit Xiangshawan Desert on 25 June and stay in Dalad for the night. Visit Kangbashi and the Genghis Khan Mausoleum on 26 June. Depart Ordos for Beijing on 26 June with three choices of transport: flight CA1150, 23:30-1:00; train K574, 18:22-8:58; train K1117, 20:56-11:45. The cost quoted by the travel agent is CNY2300.

我院澳大利亞研究中心再結碩果

我院澳大利亞研究中心再結碩果

研究生陳靚獲澳官方資助將赴澳訪學

 

? ? ? 我院研究生陳靚申請“2017在華澳大利亞基金會科研競爭項目”獲得成功,將于近日赴澳大利亞塔斯瑪尼亞大學進行學習研究。

陳靚 新聞稿照片

? ? ? 該資助項目是由澳大利亞外交部所屬澳中理事會ACC建立的。2011年,在澳中理事會的幫助下,在華澳大利亞研究基金會(FASIC)在北京大學成立,該機構為中國學者開展澳大利亞研究提供資助,旨在加強澳中文化交流,增進澳中之間多層次的了解。

ACC

? ? ? 2017年年底,經過嚴格篩選,全國高校共有26個研究項目榮獲FASIC獎學金。經我院澳大利亞研究中心指導推薦,陳靚同學的研究項目:An Investigation of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in Australia成功入選,她將于今年4月份與北京大學、清華大學、華東師范大學等高校的學者一起開赴澳大利亞從事研究。
? ? ? FASIC獎學金資助獲獎者為期三個月的澳大利亞訪學活動,包括旅費、食宿費、研究費和其他必要的開支。

塔斯馬尼亞大學

? ? ? 自2014年9月起,長江新聞與傳播學院澳大利亞研究中心成功輸送了孫丹陽、張錦煌以及陳靚三名同學前往澳洲研究深造。研究生孫丹陽的畢業論文為澳大利亞中國氣候報道對比研究,該論文被評為優秀研究生畢業論文。2012級本科畢業生張錦煌目前在墨爾本大學攻讀碩士學位。
? ? ? 2018年度的申請預計將于今年9月開始報名,有興趣的同學可以關注本院網站和澳大利亞研究中心網站,獲得更多有關信息。
澳大利亞研究中心電話:8650 3048

2018國際澳大利亞研究會(InASA)雙年會論文提交啟動

國際澳大利亞研究會(InASA)雙年會將于2018年12月3-5日在澳大利亞布里斯班舉辦,論文摘要提交截止時間是3月1日。

中國澳大利亞研究會在國際澳大利亞研究會和在華澳大利亞研究基金會的支持下將資助最多三名中國學者參加布里斯班會議,資助包含往返國際機票、會議期間住宿費和會務費。請打算參會并需要資助的國內學者(含研究生)提交會議論文摘要時抄送中國澳大利亞研究會秘書處郵箱(australianstudies@bfsu.edu.cn),資助名單將于第16屆中國澳大利亞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期間(6月21-23日)公布。

 

 

澳中關系45周年推薦書單

??? 1972年12月21日,中澳兩國簽署聯合公報,正式建交。45年內,中澳兩國雙邊關系發展迅速,雙方的經濟增長互為促進,形成了相互依賴的經濟關系。近幾年更是取得了跨越式的發展,各領域合作全面推進,并于2015年正式簽署《中澳自由貿易協定》。

??? 2017年5月,長期擔任澳大利亞國防部長的丹尼斯·理查德森(Dennis Richardson)先生在退休時指出:“中國現在是我們最大的貨物貿易伙伴,兩國投資關系不斷加強,人文合作涵蓋旅游、教育和移民等領域,同時兩國防務合作也在發展?!眱蓢幕P系的發展也令人矚目,政治—戰略關系同樣保持良好。

下列有關中澳關系和澳大利亞的書目帶你走進中澳建交45年里的風風雨雨:

?640???? 澳大利亞的亞洲觀

[澳]大衛·沃克 [澳]阿格涅什卡·索伯辛斯卡 主編

李建軍 譯

2017年2月出版

對于許多澳大利亞人來說,引起很多討論的澳大利亞亞洲近鄰似乎是一種威脅。模模糊糊的亞洲人身影好像逡巡在澳洲大陸的四周,伺機而動。然而,近鄰也同時提供了貿易、旅游和文化交流的機遇。許許多多的澳大利亞人被亞洲的社會和文化深深地吸引,并樂享亞洲所提供的了解世界和理解世界的新角度。19世紀末以來,關于澳大利亞與亞洲關系的爭論一直在國家層面和私人生活中引起關注。本書向讀者提供了過去150年以來澳大利亞和亞洲的種種聯系,全書史料新穎,敘述引人入勝。

?640-11949年以來的澳中關系:60年貿易與政治

[澳]王毅 著

喻常森 譯

2014年6月出版

作者創造性地運用政治學和國際關系理論,研究了自1949年以來的澳中關系,為我們展示其新銳觀點。本書對于認為澳大利亞在對外關系方面依賴其“強大盟國”的這種傳統觀念提出了挑戰,探討了堪培拉外交決策過程中貿易和政治因素的互動。本書的出版,打破了迄今為止在澳中關系研究方面,由歷史學家和經濟學家主導的局面,做出了新的重大貢獻。

?640-2澳大利亞(第3版)

沈永興 張秋生 高國榮 編著

2014年7月出版

澳大利亞被稱為“南半球的明珠”,它是一個由移民殖民地發展成為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一個遍布牧場和具有豐富礦業資源的最大的島國,一個在亞太地區、英聯邦以至國際上都有較大影響的澳洲大國。它還是一個由澳洲土著、白人移民和亞裔民族共創多元文化的國度,也是一方具有獨特的自然景觀與珍惜動植物的神奇國土。本書向讀者全面展示了澳大利亞國情及其自然與人文特色。此次為修訂后的第三版。

?640-3澳大利亞

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編

2016年9月出版

本書分為國情縱覽、政治環境、經濟狀況和雙邊關系四篇,分別介紹了澳大利亞的自然地理、歷史人文、風俗習慣、政治體制、司法環境、政策導向、資源狀況、外國企業、金融市場、經貿關系、華人華僑等方面,附錄還給出了該國在世界銀行發布的各國營商環境排行榜中的排名,以及我國駐外使領館的聯系方式。

?640-4澳大利亞發展報告(2016~2017)

孫有中 韓鋒 主編

2017年12月出版

本書由北京外國語大學澳大利亞研究中心組織編寫,作者為中澳兩國著名高校和研究機構的學者。本書以比較的視角,在力求信息及時準確的基礎上,全面揭示了2016年7月至2017年6月澳大利亞政治、經濟、外交等領域的發展狀況,重點關注特恩布爾總理執政以來澳大利亞國內政策和外交政策的延續性與新特點、《中澳自由貿易協定》背景下的中澳經貿發展的機遇與挑戰,以及澳大利亞對“一帶一路”倡議的反應。

?640-5大洋洲發展報告(2016~2017):

全球治理框架下的大洋洲區域合作

喻常森 主編

2017年10月出版

本書以“全球治理框架下的大洋洲區域合作”為主題,全方位展示了澳大利亞、新西蘭和太平洋島國2016~2017年政治、社會、經濟和對外關系等方面的最新動態。書中剖析了美國特朗普政府的亞太戰略轉變對大洋洲地區的影響,如中澳關系、美新關系;在全球治理框架下,澳大利亞的太平洋地區合作政策面臨新的挑戰,大平洋島國在區域合作中謀求獨立和更多的話語權。

2018年澳大利亞奮進獎學獎正式啟動!

Endeavour Scholarships and Fellowships

The Australia Awards–Endeavour Scholarships and Fellowships are the Australian Government’s competitive, merit-based scholarships and fellowships providing opportunities for Australians to undertake study, research or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overseas and for overseas citizens to do the same in Australia.
The Endeavour Scholarships and Fellowships build Australia’s reputation for excellence in the provision of education and research, support the internationalisation of the Australian higher education and research sectors and offer high-achieving Australians opportunities to increase their knowledge and expertise in their field.
WechatIMG20
Outcomes?of?the?2018 Round

The Minister for Education and Training the Hon. Simon Birmingham announced on?7 November that 698 recipients have been offered?a 2018 Endeavour scholarship or fellowship. All applicants (both successful and unsuccessful) have been advised of the outcome of their application by email.

Applications for the?2019 Round
Applications for the 2019 round are expected to open in late April 2018.

What?Endeavour offers

As a scholarship or fellowship recipient, you will gain invaluable international experience in study, research or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The department has engaged a contractor to provide post-selection support services to all recipients including: a dedicated case manager, pre-departure briefings, advice on health, travel insurance, accommodation, security, payment of allowances, and reporting to the department on recipients’ progress.
环宇娱乐app